<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通讯:中国民间的抗战记忆

  太原8月10日电 题:中国民间的抗战记忆

  作者 胡健

  “黎明将至,一只巨大的鹫站立在太行山上,预示着新的一天即将到来。这就是新山西,是梦想中大日本帝国统治下的新山西。”52岁的苏福钢向记者介绍着这枚1942年被日军接管后的太原卷烟厂所生产的“新山西”烟标。

  1937年11月太原沦陷,西北实业公司所属的晋华卷烟厂被日军第七野战衣粮厂接管。八年间,日军在山西太原共生产12种香烟,旨在通过此方式向中国民众渗透侵略思想,笼络人心。

  苏福钢是中国为数不多的将这12枚烟标集齐的收藏者。他介绍说,1937年到1942年间,日军生产了5种香烟,其中“协和”烟标主图是红心图内有两只相握的手,象征中日友好。“幸福”烟标绘有蝙蝠和杏儿,迎合了中国民众的习俗风格。“富士”烟标主图是樱花和富士山,意在介绍日本风光。

  “但是在1942年之后,日军的野心就显现出来了,烟标上所表达的内容也不再含蓄。”苏福钢介绍说,像“新山西”烟标所绘的站在太行山上的鹫,以及“苍穹”烟标所寓含的“唯我独尊”的含义,都证明了日军日益膨胀的信心。

  像苏福钢这样的民间“抗战记忆”收藏者不在少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五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扶持民间抗战研究,全面整理中国各地抗战档案、照片、资料、实物等,同时要面向全球征集影像资料、图书报刊、日记信件、实物等。

  69岁的山西民间收藏家王立功已有50多年的集报史,在他收藏的5万余份报纸中有百余幅抗战报纸。在1931年9月20日出版的《庸报》号外上显示着醒目的“伤心哉!伤心哉!”六个大字,主标题写着“日兵杀我同胞占我城池”,全文描述着沈阳全城人民深处危殆之中的境遇。

  1945年9月6日《民国报》复刊,《在华日军正式投降签字仪式今日举行》的标题赫然醒目。王立功说,希望通过原版老报纸真实地再现当年抗战的历史。

  在山西左权,山西省检察院退休检察官王艾甫用近30年的时间搜集日军侵华罪证,开办“辽县抗日战争纪念馆”。馆内陈列有“抗战忠魂厅”、“侵华罪证厅”、“全民抗战厅”、“群众路线厅”、“抗战核心厅”和“抗战实物见证区”五厅一区,包含7个宣传橱窗、75个展柜、201幅图片、511件实物资料。

  在“侵华罪证厅”内,罗列的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45年日本投降的种种物证。包括日本《支那事变画报》1--101全套、《支那事变写真全集》、《不许可写真史》等日本出版发行的图册,以及1937年由英国田伯烈编著的《日本暴行》一书和美国安娜霍特垂森编写的《中国十三名殉难者》。

  王艾甫说,“外国人都讲述了日军侵华的史实,日本人不承认是不行的。”除外籍人士编撰的抗战书籍外,日本前首相近卫文?揭露日军侵华罪行的《手记》和日本内阁印刷局发行的“支那事变第一年战门经过图”更是日军侵华的有力铁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