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关案例 >



改造产业链推进IPv6商业化


 信息产业部电信规划研究院 李原 苏嘉 杨波 林啸
  我国IPv6产业链发展及问题
  从全球IPv6产业链各方的整体发展状况看,国际互联网发达国家依然担当了领军者的角色。受地址资源需求的驱动和对未来发展趋势的准备预判,日韩、欧盟在IPv6网络、设备研发和产业化方面走在了前面。而在IPv4领域处于绝对主导地位的美国,近期也加大了IPv6的研究力度。
  我国是互联网发展大国,但尚不是互联网发展强国。在IPv6领域起步较晚,在国家战略、产业化、研发等方面与日韩、欧盟还存在不小的差距。经过产业链各方努力,我国IPv6试验网络建设、设备、技术研发等方面得到了迅速发展,但仍存在不少待改进的问题。
  1.互联网运营单位的资源分配与申请
  我国IPv6地址资源主要通过各互联网运营单位从APNIC以会员身份申请获取,运营商是我国IPv6地址资源申请的主力。
  从组成结构来看,我国APNIC会员总数位居APNIC国家或地区第14位,但我国大型会员规模力量较大,大型会员的规模优势并没有有效地转化为地址资源优势。目前我国IPv6地址资源位居世界第16位,在亚太地区远落后于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
  2.运营商、制造商的IPv6技术、标准研究
  运营商、设备终端厂商在国家和各科研机构的支持下,积极参与了IPv6技术和标准协议研发。
  IPv6项目涉及IPv6通信、高性能宽带网和计算机软硬件等不同主题,IPv6标准研究围绕基础协议、网络体系结构和性能指标分配、网络的评估标准和测试方法、网络设备规范和网络设备测试规范、移动通信类标准、IPv6业务和应用标准6个方面开展。
  目前,我国尚未制定IETF、ITU、ETSI相关IPv6国际标准,在IPv6自主知识产权方面仍大大落后于发达国家。
  3.设备、终端和软件研发
  我国IPv6产品起步稍晚,但进步很快。国产IPv6网络设备与国际先进水平相差不大。我国主要的设备厂商,如华为、中兴、神州数码等都已开发出支持IPv6的路由器、交换机等产品,并通过了IPv6Ready认证。通过与各运营商的合作,国产IPv6设备在我国IPv6研究中占据了主角地位,但仍然缺乏突出的技术实力和因地制宜的解决方案。
  与此同时,我国一些操作系统厂商也为产品加入了IPv6功能,芯片供应商提出了支持IPv6的核心芯片解决方案等。终端方面,国内也开发出了一些软产品,但硬终端开发还处于初级阶段,存在着重核心轻外围等问题。
  4.运营商网络试验与部署
  我国IPv6网络建设相对晚于国际发展,但发展迅速,目前已构建了全球最大的纯IPv6网络CNGI,具有巨大空间和前景。仅从IPv6网络部署的规模等方面讲,我国与国际并无巨大的差距。
  此外,各个互联网单位按照研究及市场需求,在自身网络内部循序启动IPv6支持能力,如设备支持IPv6接入等,同时开展了一系列的IPv6试点建设和试验,如IPv6城域试验网络、IPv6智能小区等。
  我国运营商IPv6网络部署面临的主要问题包括以下3个。
  (1)如何合理选择IPv6网络演进方案。
  (2)如何有效降低网络部署成本,降低国家和运营商的巨大投资压力和风险,推动我国IPv6商业化发展。
  以中国移动CNGI试验网为例,仅中国移动CNGI核心路由器一项的预估投资就近3000万。
  (3)如何在IPv6网络部署过程中,优化简化网络结构,完善网间互联互通建设。
  5.IPv6业务应用
  我国IPv6的试验性应用几乎覆盖了从科技领域到日常生活的多个方面,包括视频会议、VoIPv6、智能家庭、远程教育等。我国已借助北京奥运会的机会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IPv6业务的商用化进程,但还未大规模化。事实上,国际和国内电信运营商普遍缺乏杀手级IPv6新业务和应用来推进IPv6商业化进程。
  IPv6产业链改造具体举措
  面对国际IPv6技术仍然不断更新、构建IPv6大系统的要求仍不完善的发展时机,国家和IPv6产业链各方面需要做出具体的发展举措,促进整体协调发展。
  1.资源申请
  资源申请应超前申请,加强储备。充分发挥我国现有运营商作为APNIC大型会员的规模力量,用集中团购方式统一申请。必要时,从节省会费的角度出发,整合现有的大型会员,降低地址资源申请和使用成本。
  同时,从国家网络整体规划角度,鼓励并加强中小会员的申请,加强已申请的IPv6地址管理,减少浪费和闲置现象。
  2.技术、标准发展
  从技术发展方面,应当加强IPv6技术标准自主化研究,统一我国IPv6网络演进部署过程中的各种过渡技术,并重点发展IPv6网络安全、服务质量、移动性等方面的研究。
  在IPv6标准化制订工作中,应从国内实际情况出发,鼓励各方广泛参与国内、国际IPv6标准制订,尤其是争取参与或结合国际标准,根据国内需求和网络体系架构形成自主产权的标准,并在重点领域适当超前研究。
  3.设备、终端和软件研究
  在IPv6设备和终端方面,应争取针对尚未解决或尚未成熟的IPv6技术解决方案有所作为,在设备稳定性、QoS、安全性、可运营可管理性和设备间互联互通等方面开展深入探索和改进,实现技术突破以满足商用需求。
  终端和软件技术的发展通常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技术的发展,IPv6驻地网建设成为终端厂商的机遇,在IPTV、家庭网关、安全监控、VoIP等IPv6网络终端设备领域应该投入更大的研发精力。
  4.网络部署
  IPv6网络试验与部署过程中,应优化简化网络结构,以宽带光纤化、扁平化、融合化、智能化和可控化为建设趋势,提供差分服务、业务感知、QoS保障、策略控制、集中管控等能力,同时加强与其它运营商IPv6/IPv4网络间的互联互通、关键互联网设施建设。
  IPv6网络改造是一项投资巨大的工程,应考虑全寿命周期经济成本合理性,努力缩短建设周期,减少设备成本,采用国产自主开发标准化IPv6网络设备,注重多厂商设备间的互联互通,实现IPv6全球标准化应用。
  5.业务应用
  推进IPv6商业化必然要求IPv6业务的创新,适合IPv6特点的业务将成为推动IPv6网络发展的关键因素。
  在选择应用时重点考虑IPv6地址空间大的特点,以移动互联网、物联网M2M、传感器网络、环境感知与监测等为切入点推动新业务和新网络中使用IPv6协议。另外,应注重开发多种具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应用,努力探求IPv6业务与当前我国在国际中处于领先优势地位的业务相结合的道路。
  总之,与国外相比,我国IPv6产业链各方并没有突出的技术实力和因地制宜的解决方案,很多方面的发展仍相对落后。产业链各方应当紧抓国家IPv6商用化这一良好机遇进行调整改造,为我国下一代互联网发展提供有力支持。


上一篇:天马亮相2014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