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关案例 >



新频谱划分之争产生两大阵营


在国际电联2012年世界无线电通信大会(WRC-12)上,为未来移动通信业务增加频谱划分的议题引起了与会各国的广泛关注。在会议的前两周里,各国就此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表达了不同的观点。
  新增频谱,究竟用于何处?
  对于在下届WRC大会上为移动通信业务增加频谱划分这一议题,各国基本没有异议。然而,从会议开始的第一天起,与会各国就新增频谱具体用于何处而争执不下。美国提出,新增的频谱划分应用于移动宽带(Mobile Broadband,以下简称MBB);而欧洲、亚太、拉美等一些区域组织、国家则认为新增频谱应用于全球移动通信系统(IMT)。
  两大阵营的分歧主要在于对IMT与MBB两者关系认识的不同。美国认为,IMT系统是移动宽带系统和业务的主要实现形式,但移动宽带除了IMT之外还有其他系统。未来为移动通信业务新增的频谱不应局限于现有的IMT,还应包括其他移动宽带应用。而一些国家则持不同观点,他们认为ITU并未定义移动宽带业务,不同国家对移动宽带的理解也各有不同,但ITU制定了IMT的明确定义和标准。
  频谱之争,还是产业之争?
  美国提出将新增频谱用于移动宽带,使人自然联想到其2010年发布的国家宽带战略。作为技术创新型国家,若新增频谱定义为用于移动宽带,显然有助于其在未来发挥技术创新快的优势,抢占全球移动通信产业布局和发展的先机。在会上,美国在提出新增频谱应用于移动宽带的同时,认为应成立联合研究组对此问题进行研究。而以欧盟为代表的其他国家对此表示反对,认为相关研究工作应由负责研究IMT的工作组牵头进行。
  事实上,尽管在对IMT与MBB的关系及具体研究工作的牵头工作组有不同看法,但与会各国对于新增频谱能够推动未来移动通信发展这一点上并无太大分歧,而移动通信向宽带化发展已是大势所趋。IMT与MBB之争,即是频谱之争,也是产业之争。
  考虑到我国TD-SCDMA和TD-LTE-Advanced已被ITU采纳为IMT标准,我国积极支持新划分的频谱用于IMT。
  初步达成妥协,争议或将持续
  2月3日,根据会议日程安排,工作组层面的讨论必须在当天得出初步结论。经过协调,工作组层面最终达成了妥协,新决议起草的文本确定为:“考虑为移动业务划分额外频谱,为IMT确定频段以及相关规则条款,以促进地面移动宽带应用发展。”
  WRC-12开幕后,连续两周的IMT与MBB之争因会议日程安排而暂告一段落,然而由于新决议的文本并未真正明确新增频谱的应用对象,因此预计在大会委员会、全体大会层面仍将存在不同观点的交锋。据了解,从下届WRC大会议题文字起草完成,到议题正式设立和研究组就此开展实质性的研究,再到下届大会进行频谱划分,可以预见,为未来移动通信增加频谱划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编辑点评:
  无线电频谱是指一定频率范围内发射无线电波的无线电频率的总称。一方面,无线电频谱是有限的,由于技术限制,我们无法利用3000GHz以上的频率资源;另一方面,无线电频谱具有排他性,在一定的时间、地区和频域内,不能被多方占用。这就意味着一旦频谱划分给了某项业务,其他业务就无法再利用这些频率资源。因此,无线电频谱是移动通信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资源。
  近年来,移动通信发展十分迅猛,瑞典调查公司Pingdom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年底,全球手机注册用户数已经突破59亿。目前,3G在全球已呈普及之势,4G的规模商用也呼之欲出。各种各样的移动通信业务层出不穷,这使得无线电频谱成为了稀缺资源。为移动通信业务增加频谱划分成为业界的共识。
  然而,两大阵营对于“新增频谱划给谁”的问题却争执不休。美国从自身宽带战略角度出发,希望更快地发展创新业务,提前占领地盘,获得竞争的主动权,因此主张将频谱划给MBB。但是,标准化体系的建立对于全球移动通信产业的协调健康发展更有利,因此IMT获得了更广泛的支持。
  两大阵营的“较劲”可能一时间还无法得出结果,而频谱划分之争却能带给我们一些启示,那就是只有在国际上拥有了话语权,才能在未来全球化的竞争中争取主动。

上一篇:手机换“芯”激活鲶鱼效应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