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通信技术 >



实体店与电商勾结撑起造假链 千元买到“国际大牌”


国际一线奢侈品大牌,声称“境外代购正品”,附有境外商场售货单,本应数万元的同款商品仅卖三五千元。如此“物美价廉”的“奢侈品”,是真的吗?日前,记者兵分8路,深入北京、上海、广东、浙江、江苏、福建、湖南、湖北等地调查发现,尽管有关方面不断加大打击力度,但假冒产品在一些地区依然猖獗,甚至自成体系,发展成产、供、销“一条龙”链条。 
千元买到“国际大牌”配包装发票真假难辨
一些购物手续显示是在香港专卖店代购的奢侈品,其实就是内地普通店铺出售的假货,甚至是地摊货。令人惊奇的是,这些假货通过常规渠道居然难辨真假。
在上世纪90年代建成的武汉万商白马服装交易中心内,记者发现,一些专售皮具箱包的商铺在售卖国际奢侈品品牌。走进商场四楼一家名为“大巴黎”的商铺,20多平方米的商铺内各式女包琳琅满目,品牌包括“普拉达”“香奈儿”“巴宝莉”“LV”等。
商铺老板“张姐”介绍,她卖的女包几乎囊括知名一线大牌,价格从200元到5000多元不等,都是与港版真品女包一比一的高仿货。其中“LV”和“香奈儿”两款的高档A货,不仅有原厂包装,还能提供“香港购物清单”和“银行卡刷卡凭证”。用她的话说,“两三千块钱的货,绝对能背出两三万的感觉。”
一款“香奈儿”黑色羊皮女包中,“张姐”提供了两张“香港太子大厦香奈儿专柜”的购物清单以及一张刷卡凭证,标明这个女包“售价”为3.98万元。然而,这个店仅售人民币6340元,还能打3折,以1900元就能买下。
记者致电香奈儿大陆客服热线,对方表示无法查询和鉴别商品货物是否属于正品,建议到销售清单上注明的购货专柜查询。
记者联系香港太子大厦的香奈儿专柜服务员,他们表示店内同款女包售价为3.4万元港币,但无法提供销售清单和商品货物真伪的查询服务。
在广州桂花岗皮具市场,国际知名品牌的仿冒品应有尽有,并可随时贴牌供货。在当地广州白云世界皮具贸易中心1A0159档口,老板提供了一款假冒普拉达女式手提包完整的产品包装,其中包括一张刷卡金额为23800元的发票。甚至扫描其包装盒的信息码,显示的也是香港正牌店地址信息。这些与在香港正牌店购物后入关手续一模一样。
这些配套的假包装、假发票,在当地一些包装店几乎可以敞开购买。在桂花岗三街7号冠粤皮具城首层A16-A17档口,花几分钟时间,便可购买到两套完整的“普拉达”“古驰”包装和发票。
“一般的高仿品最多卖到七八百元,要是能配齐包装盒和购物单,就能卖两千到三千元。”武汉汉正街一位店主透露,包装盒一般厂家都能生产,加上定制一批伪造的香港商场购物清单和银行卡刷卡凭证,“这就是为何很多号称海外代购的一线大牌卖‘白菜价’的原因。”
“白板”产品贴假商标想要什么品牌就有什么
一堆没有任何标识的“白板”产品,一叠假冒的名牌商标,成本低廉,并不打眼,但一旦两者联袂,顿时变成身价昂贵的“名牌”。这样的“蝶变”魔术大戏,是假名牌生产的主要流程,在一些地方几乎每天都会上演:各种无标识的“白板”产品被缝上伪造的知名品牌商标、吊粒等标识后销往各地。
在湖南省郴州市北湖网贸商城,记者拿着大号黑色塑料袋,表示前来进货。在商城二楼的一家女装档口,记者指着一件衣服问“拿货多少钱”,老板说110元一件。记者随即问有没有韩国的几个品牌,老板说这几个品牌没有,但想要的话可以提前预约,“过几天就有新的光碟,你只要需要,都可以做”。
记者走访该商城多家档口,得到的回复基本上都是“要什么牌子都有”,有的可以直接提供,有的则表示要另外去买。在商城三楼一家男装档口,记者看到挂着的男式T恤均没有领标,而老板正在将已经贴了“劲霸”标签的T恤折叠装好,并表示“花花公子”“金利来”等牌子都有。
在浙江杭州的“自由港四季青休闲服饰城”五楼、六楼,一些店铺在卖“阿迪达斯”“耐克”“斐乐”运动短袖衫、运动裤,也有“哥伦比亚”“北面”冲锋衣。店员告诉记者,只要提供图片或者样衣,什么品牌都可以代加工。
在江苏海门市中国叠石桥国际家纺城一家名为“坦克毯业”的店铺,记者吃惊地发现,一条印有“蔻驰”标识的毛毯只需37元。记者问:“能加知名品牌的水洗标识吗?”店铺老板回答:“可以,我们这里什么名牌的都有,每条加收一块钱,100条以上免费。”他说,水洗标识必须再到另外专门的店铺去定制,他们店只负责把水洗标识缝制到毯子上去。
在一家名为“益善印业”的店铺,一名林姓业务员告诉记者,什么水洗标都可以做,每卷五六十元,“只要你把那些名牌的水洗标原样带来就行了”。
近年来,各地屡屡破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郴州曾在2013年查获一起,涉案价值8650万元。犯罪嫌疑人从浙江嘉兴购进假冒名牌服饰,再从广东购进“梦特娇”“七匹狼”“柒牌”“哥弟”等假冒品牌标识,进行贴标后销售,已形成假冒服装、商标的产、供、销“一条龙”链条。
实体店电商勾结形成利益共同体
在假冒名牌产、供、销“一条龙”产业链条中,最核心的是实体店铺老板和电商店主相互勾结形成的“假货利益共同体”,他们彼此依赖,沆瀣一气,共同支撑起整个造假链条。
记者发现,“假货利益共同体”在实际运作中形成一个相对固定的流程:首先,电商店主去实体店铺取光碟,里面有各种已经拍摄好的假货照片,将这些照片上传到电商店铺,买家就可以自己选择品牌了。如果有买家下单,电商店主就通过QQ等方式,将商品型号、颜色等信息告诉实体商城供货商,供货商则会告知电商店主一个编号。电商店主凭借这个编号可以直接去实体店铺取货,贴上相应的标签和吊牌,就可以找快递发货。
在湖南郴州北湖网贸商城,一进去,就可以领取各种宣传资料和光碟。记者随机拿取几张光碟,发现一张男装的光碟里有“花花公子”“金利来”“梦特娇”等品牌,价格从90元至140元不等,这些品牌的产品图片全部是一样的,只是胸标和领标不同。在一张女装的光碟里,则直接展示了“哥弟”“秋水伊人”等品牌的吊牌图片,商品信息图片的“品牌”一栏为空白,这意味着电商店主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添加品牌名称。
一位店主向记者表示,实体商城里有的货源是仿专卖店里的品牌服装,标签也是仿的。女装仿得比较多的有“哥弟”“秋水伊人”“欧时力”“艾莱依”,男装是“九牧王”“花花公子”“金利来”,还有韩国“SZ”等一些国外品牌。“标牌可以随便换,哪个牌子好卖就贴哪个品牌的商标。”
浙江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一家服装店里,挂着“大嘴猴”等多个知名运动品牌服装,店员在电脑前面忙忙碌碌,网购聊天的“叮咚”声此起彼伏。一名店员告诉记者,他们在广东有工厂,可以自己加工生产,除了店里这些名牌服装,其他国际名牌都可以生产,最好有样衣,可以先打样,客人确认了就做。一般来说,一个款300件以上就可以接单做。
当地监管部门有关负责人介绍说,有些服装店里的光盘比衣服多,店主通过发放光盘进行宣传,交易一般在网上进行。至于凌乱摆放的几件衣服,“那是开服装店必须的摆设,用来应付工商检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