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通信技术 >



宽带产业发展亟需加速


没有高速公路怎么让车跑得更快?这是今天经济发展面临的一个尴尬。宽带发展水平与GDP发展的密切联系已经被世界银行证明。如果中国不抓住“十二五”的机会加快宽带建设,一旦错过这个时间窗,则和世界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
  宽带发展拉动GDP增长
  “人均带宽”、“人均信息”的占有量已成为衡量国家经济实力的核心指标之一。近年来,主要发达国家纷纷制定国家宽带战略,将光纤入户(FTTH)作为国家信息高速公路的战略性基础设施,进行巨额投资,加快部署进程,以提升在全球信息新时代的竞争力。
  所有国家如此紧张地对待宽带发展,究其原因,就在于宽带和GDP的紧密关系。根据世界银行研究显示宽带普及率每提升10%可以直接带动GDP增加1.4%;布鲁斯学会研究显示宽带普及率每增加1%,就业率上升0.2~0.3%;在宽带上每投入1美元,能给全社会产生10倍的回报。宽带能够加速信息传递、提高社会经济运转效率,帮助制造业提高5%、服务业提高10%的劳动生产率等。
  而这一切的增长无疑就意味着竞争力的提升,意味着在全球的信息化未来争夺中将占据有利位置。早在2001年,美国就意识到普及宽带网不仅是为了满足国民提高上网效率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宽带的普及将孕育一个庞大的产业,其潜在市场难以估计。
  根据美国布金斯协会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普及高速互联网服务,每年将会为美国经济贡献5000亿美元。该报告显示,如果有一半的美国人使用宽带互联网服务,每年可以为美国经济贡献2000亿美元;如果所有美国人都使用宽带互联网服务,每年可以为美国经济贡献4000亿美元。此外,普及宽带还将提高市场对电脑软硬件和娱乐产品的需求,还可以每年为美国经济贡献500?1000亿美元。
  宽带不仅对GDP、对就业率,还是对生产力和生产效率,都对美国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而这一结论在中国同样成立。不无夸张地说,宽带普及率是直接与GDP增长率挂钩的。
  不乐观现状需改变
  尽管经过近10年的努力,中国的宽带发展取得了相当的成就,但远没有到可以回头看别人的地步,打一个简单的比方,在宽带战略的这场比赛中,我们是落后的那只乌龟,而不是跑在前头兔子。
  目前我国宽带接入线路的人口普及率约10%,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我国的家庭宽带普及率不足30%,为发达国家平均家庭普及率的一半左右;我国的平均网络下行速率在2Mbps左右,发达国家平均在10Mbps以上;我国的宽带网络仍以ADSL技术为主,光纤接入普及率(FTTx)不足10。我国的城乡之间、东西部之间存在较大的数字鸿沟,农村和西部的宽带普及率仅为城市和东部的20%-30%。触目惊心的数据背后不仅仅是宽带发展水平的差距,更是国家竞争力欠缺的写照。
  纵观全球,很多国家从2005年到现在已启动本国的宽带政策和宽带计划。宽带网络建设由运营商各自为政升级为同公路、铁路、航空一样在国家层面进行统一协调。而我们国家对于宽带建设的重视程度仍没达到现实要求,这一现状必须尽快改变。
  庆幸的是,在十二五规划中,宽带建设终于提到了一个战略高度的层面。“十二五”规划中明确提出:“全面提高信息化水平。推动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加快经济社会各领域信息化。”将此作为抢占经济科技制高点、提升综合国力、“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的重要举措之一。
  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七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推进光纤宽带网络建设的意见》要求,努力肩负起信息新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大力实施光网城市建设,加快推进宽带网络的光纤化升级,建设超高速(100M)宽带接入网络,在扩内需、保增长、促就业、推进“两化”融合的同时,更要适应未来发展要求,提高国家信息化综合实力和自主创新能力,占领国际竞争制高点。
  专家建言三方面着手
  抓住机遇,利用尽量短的时间追赶发达国家是目前宽带建设的耽误之急。但是这样的“赶超”却面临这许多难以克服的困难,和进退维谷的窘境。
  宽带网络作为公共产品,势必会面临市场失灵的问题。如在偏远的农村地区大范围的宽带网络建设耗费成本大但收益小,运营企业进入的积极性不高,尽管国家一再强调普遍服务,但是光见投入难见产出并不符合商业运营的规律。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就需要充当战略的推动者和买单人。
  北京邮电大学的吕廷杰等学者认为只有解决投入资金问题,才能有效化解目前的困境。北京邮电大学的学者在一份研究报告中,为中国的宽带建设开出了方子。该研究报告指出,依据我国的国情,用于提高宽带普及率的资金可以来源于如下三个方面:建立宽带普及基金;给予专项拨款;税收返还补贴。
  即一是由工信部建立且保管宽带普及基金,其资金来源建议从利润比较高的移动语音、短信以及固话长途业务收入中按比例抽成。二是国家应为宽带建设进行专项拨款,从公共设施建设资金中拨部分款项来投入到宽带这一国家基础设施当中。三是国家对宽带和固网业务应当进行返税,把宽带和固话收入上交的税中返还部分用于宽带专项建设。
  宽带建设就是一项高投入慢回报的系统工程,运营商有积极性是一方面,政府也要创造良性的发展环境,因此在投入阶段更需要政策扶持和国家投入,随着运营商网络越来越好,应用服务也会随之提高,消费者能够享受到的服务也将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