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安全技术 >



中移动拟千亿扩容G网超TD投资 明修TD暗增G网


  2G还是3G?现在看来中国电信运营商似乎依然有“鱼与熊掌”的选择困难。
  7月11日,相关知情人士独家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中国移动计划投资1000亿用来建设2G网络,目标是增加2G网络一倍的载频。
  业内预计,如果该投资计划得到批准,中国移动将在未来移动通讯市场竞争中重返“垄断”地位,势必引起电信重组后三大运营商之间的首次较量,并将在电信业中引发要求实施“不对称管制”政策的呼声。
  拟扩容G网投入高出TD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披露,在近日中国移动高调上马国产3G标准TD-SCDMA的同时,中国移动同样在酝酿另一项更庞大的计划,即GSM扩容计划。
  据悉,尽管中国移动的GSM网络覆盖已经相对完善,然而按照计划,今年中国移动还将投资1000亿用来建设2G网络,目标是增加2G网络一倍的载频,基本上可做到扫清城市死角,基本覆盖农村家庭。
  与TD-SCDMA的投资量相比,这个投资计划规模显然更惊人。此前数天,业内曝中国移动已向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提交TD-SCDMA二期建网计划,计划TD二期建网中覆盖全国所有省会城市和少量计划单列市,但不超过30个城市。按照一期建网8大城市花费210多亿元人民币估计,二期建网的费用为400亿以下,与扩容G网的规模远远无法相比。
  一家TD设备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达了对中国移动二期建网规模的失望:“中国移动对TD的态度上,一直有被逼一步走一步的不情愿。虽然近期,在广告、宣传、公关上中国移动高调表示对TD的重视力度与决心,但行动上依然没有跟上。”
  值得关注的是,相对近日对外宣传TD-SCDMA的高调,中国移动对GSM网千亿扩容计划极其低调,可谓秘而不宣。
  对电信联通或是巨大打击
  中国移动此举已在业内引起高度关注。
  运营商必须直面的一个可怕现实是,在新增市场上,中国移动占到接近87%的市场份额,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实际上已经回到电信垄断时代。正因为此,中国移动再扩容引发的争议漩涡可谓巨大。
   一方面TD基站被政府逼着建,另一方面却巨资建设本已完善的2G网络,中国移动此举原因何在?知名电信咨询机构三电咨询最新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其实质可能是中国移动希望打重组过程中的时间差,趁电信、联通在C网交易交接过程,以及联通、网通融合中出现的间隙,利用规模效应,使更多的用户向其集中,加大市场份额。
   三电咨询的报告同时认为,中国移动可以通过制造其GSM网络无以比拟的优势,抬高新进入者以及弱势企业经营移动业务的难度;此外,这种做法无疑也增加了自己经营TD的门槛??用户量继续大增,中国移动将可凭借自己的资金与用户规模,再通过用户逼宫政府,几年后放弃TD,一夜之间上马自己心仪的WCDMA技术也为时不晚,即使现在上马TD-SCDMA。
   “不管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可以肯定的是,假如这个计划被批准,中国联通的GSM以及中国电信的CDMA等弱势网络都将遭受毁灭性打击,都将难以发展起来,TD-SCDMA也难以真正发展,改革重组所期望的目标也无法实现。”7月10日,中国电信一位部门总经理对此忧心忡忡地表示。
  同业反对呼吁政府不批
  对于重组后的竞争,目前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都在摩拳擦掌。
  中国联通计划扩容G网,中国电信计划扩容C网,一些厂商甚至建议中国电信用新设备全部替换现有的老旧CDMA设备,认为重建比改建效益更好。但是这并不意味这两家电信运营商在未来的移动业务上胜券在握。
  众所周知,近年来电信市场形成了一家独大的不平衡市场格局,客观上说,重组后的三家企业在规模上差距缩小。然而,如果仅仅是这种单纯的合并重组,业界专家普遍担心无法改变失衡的现状。
  由于网通和联通合并是典型的“弱弱联合”,合并后的新联通无论是企业规模还是用户规模,都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有不小的差距,且面临利润低、负债高、网络资源严重不足、人员融合磨合等诸多困难;中国电信则面临只有4000万CDMA手机用户、买网支出巨额资金、在北方十省业务基础薄弱等问题。而中国移动基本没有受到网络和人员调整影响,可以继续凭借强大优势,借机扩大市场份额,继续拉大与其他运营企业的距离。
  前述中国电信部门总经理表示:“如果中国移动还趁竞争对手重组之际大规模扩容其2G网络,实际上这种行为是极其不公平的竞争,呼吁国家主管部门干涉,不能批准这样的扩容计划。”
  前 瞻
  “不对称管制”呼声再起
  对于中国移动“明修TD暗增G网”可能引起的电信业冲突,“三电咨询”的报告认为,既然重组方案已定,那就只能推行新的非对称管制政策,对强势企业有所制约,对弱势企业有所扶持,这是顺利完成此次电信重组改革的重要保障。
   不对称管制政策一直被业内视为真正解决电信业不平衡的政策利器。在韩国,韩国政府为避免电信市场出现垄断,规定各运营商的市场占有率不得超过50%,否则每天罚款10亿韩元(约80万美元)。主导运营商SK电讯为此分阶段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减少并停止促销、广告,限制新用户入网等。
   “三电咨询”的报告认为,在国内2G时代,我国政府不希望限制企业的市场份额,是不希望限制企业做大做强甚至走向世界的机会。而当3G上马后,市场份额管制的时机就来临了。不是限制整个企业,而是区别对待中国移动的GSM网与TD-SCDMA网,对中国移动的GSM网络的市场份额及与之相关的市场行为予以阶段性的严格管制,这样一方面扼制中国移动向用户大成本赠钱、赠物吸引2G用户的做法,促使其将更多的资金和资源投向TD-SCDMA,推动产业链尽快走向成熟,促进用户和业务快速发展。
   与此相配套还应该施行非对称的号码携带。对中国移动GSM网络在一定时期内实施单向移动号码携带政策,允许其用户携号转出,不允许其他网络的用户携号转入,以避免用户向强势网络过度集中。
   此外,码号和频谱资源的分配调整、网间非对称结算、非对称的资费管制等也是重要的手段,应该适当实施。
   “不对称管制是实现重组目标的关键所在。政府应当加快研究、出台不对称管制策略,从而保障重组产生良性结果。”三电咨询的报告最后如是建议。

上一篇:华东最大数据中心建成

下一篇:没有了